(三)

    我穿越风和雨,是为了交出我的心。

    直到遇见你,我相信了命运……

    午后,叶珈成用钢琴弹奏了这首《为了遇见你》,时简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微微红了眼眶。叶珈成回过头瞧她,时简弯着嘴角,眸光的笑意格外水亮。

    夜里出了少许汗。一只手忽然抚上她额头,探了探。时简睁开眼,晦暗光线里一张熟悉的面容近在眼前,“有点儿发烧?”叶珈成声音沙哑地问道,然后用额头抵着她额头,用“人体体温计”感受她的温度。时简摇摇头,她没有发烧,可能白天遇上易碧雅的关系,她又梦到了那场车祸,出了一些虚汗。

    床头灯亮了,晕着一圈柔柔的光。叶珈成穿着睡衣到外面取来一瓶水,然后打开瓶盖递给她。时简喝了几口,递给了叶珈成,叶珈成接着喝了两口,然后颀长的身子安适地躺靠在床头,双腿交叠。

    两人都没了睡意,聊起了天,落地窗外抖落大片静谧星光。

    “做噩梦了吗?”叶珈成捋了捋她额前染上细汗的头发,“都说梦话了。”

    她说梦话了吗?时简怔了怔,欲言又止。

    似乎看她还不相信,叶珈成伸手搂过她。叶珈成长手长脚,右臂揽着她还可以揪揪她的脸,这种亲昵的小动作是多年才有的习惯。“时简,你梦见什么了?”叶先生又问。

    真的可以说吗?时简一时没有说话。其实她很想同叶先生分享她

    “记忆里发生的一切”,告诉叶先生她重回到了十年前,她如何和他提前认识,怎么追求他。二十五岁的他的确如同他自己曾经所言的那样,年轻气盛,她一路追得非常不容易,结果还出了错……

    时简拢着睡袍,转过身抱住叶珈成,只是轻轻道:“我梦到……你离开了我。”

    第一次离开是两人分手,第二次离开是永别。即使叶先生已经在她身旁,时简说到离开两个字依旧有些哽咽,以及难过。

    叶珈成搂紧时简,“好了好了,梦醒了没事了,老公还睡在你身边不是吗?”说完,还对着时简眨眨眼,大晚上这样不留余力地放着电,老婆也应该要被帅醒喽!

    深夜夜聊,时简问叶珈成:“珈成,如果我们提早五年相遇,你觉得会怎样?”

    “呃?”叶珈成想了想才回答,“我觉得可能会遇上一些问题,毕竟那时候我对感情的处理方式有些幼稚……”

    “有吗?”时简望着叶珈成,轻声搭腔。

    “对啊。”叶珈成将手放在时简脑袋上摸了摸,加了后面一句,语气格外笃定,“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会在一起。”曾经叶先生回答过叶太太这个问题,当时他这样说,“宝贝,你已经是我对的时间对的人,我们不用早点儿遇上。”当时他不愿意假设,只是真有这个假设,也已经有了答案。对的时间很重要,对的人更重要,是不是?

    时间笑啊笑,然后点点头,轻轻柔柔的。

    叶珈成对上时简的笑意,温柔道:“老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对你是一见钟情。”

    如果三十岁的叶先生对叶太太是一见钟情;那么二十五岁的叶珈成和小狐狸,应该是生死与共。叶珈成这辈子只相信两种爱情,一见钟情和生死与共。

    时简很晚才睡着,叶先生却一直清醒着,看着怀里美好的睡颜,低头吻了吻。他妻子说她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没有告诉她的是,他也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境—— 时简昏睡的时候她同样每晚都活在他的梦里,梦里她是小狐狸,他是二十五岁的自己。二十五岁的叶珈成让他自己都恼火,但是他很确定最后叶珈成直到离去都深深爱着小狐狸……

    除夕夜,时简和叶先生回青林市过年,此外还做出一个愉快决定:两人都回青林市定居发展。决定是时简提出来的,叶先生一拍即合。一方面,青林作为海边城市,空气质量比 a 城要好;叶父叶母年龄都大了需要陪伴,叶先生又是独子。

    那些曾经有过的绝望的伤痛,即使只存在梦里,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其实幸福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整整齐齐,健健康康。

    叶家的除夕夜很热闹。

    多年不变,叶家年夜饭一直都是在家里自己做,一家人围坐在叶家的老圆桌旁,吃的都是婆婆和李阿姨的拿手好菜。除了年夜饭,叶家的春联每年也都是公公亲手所写。叶父写得一手好颜体,虎父无犬子,叶珈成的字写得也很好。

    怎么个好法,两人结婚之后,时简因为羡慕叶珈成的字照着练过好一阵子,叶珈成也厚着脸皮出了一本“成式”字帖给她临摹。不过她只能学到七分水平,叶珈成得意地说是天资问题。对于叶珈成这狂妄言论,婆婆特意给她找出了叶珈成小学时候的作业,那个横七竖八,毫无章法。然后安慰地告诉她:“小时,你别听珈成瞎说,他写字哪有天资,就是小时候写字太难看了,每天逼着练出来的。”

    婆婆还说,小时候叶家好几年春联都是叶珈成写的。

    “现在为什么不写了?”时简包着饺子问。

    叶珈成叹叹气,用面粉点了下自己老婆的鼻子,实诚地回答说:“你以为我乐意写啊,当时是写得不好我爸特意刺激我……”

    不过今年,叶先生主动陪同叶父一起写春联。时简站在一旁磨墨,被叶先生当成书房丫头使唤着。叶珈成同叶父一块拼书法,叶父笔酣墨饱,叶珈成笔底春风,不过他春联写得倒是很简单,每联只有五个字——“岁岁平安日”,以及“年年安康年”。

    叶先生将笔递给她,时简颇有压力,还是接过了叶先生递来的湖州毛笔,倾身在方块红纸上写下一个“福”字,浑圆工整。

    年夜饭自然无比丰盛,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又回到了原先的十全九美,如果现在有个孩子多好。时简望了望叶先生,叶先生似乎懂了她眼里的遗憾,在饭桌下方捏了捏她手心。

    丰盛的年夜饭结束,tim 发来了视频电话。时简结束同家人的视频,随便刷了下微博,网上也一派喜气洋洋,她关注的 a 城一个官方博主更新了九张高清烟花照,文字是“易茂的烟火盛会,易霈的浪漫之夜”。

    据说易霈向沈闵予求婚了,沈闵予成为众多女人最羡慕的对象。

    记得易霈曾以朋友的口气问过她:“男人怎么求婚合适?”

    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放烟火?我觉得所有女人都会喜欢。”

    “那你呢?”易霈又问。

    “喜欢啊。”

    之后她才明白了易霈对她的心思。被易霈喜欢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何况还有烟火盛会的求婚。只是,她已经有过一个难以取代的星空求婚。那是叶先生给过她的。

    客厅玻璃窗外头,叶先生立在叶家花园前方,身穿婆婆新织的暗红色毛衣,姿态翩然。他玩心大起地朝她招招手,时简快速放下平板电脑,

    奔向了外面。她今晚也穿着同款毛衣,是婆婆给她和珈成织了情侣毛衣,都是暗红色,简直是“红艳艳”一对。叶先生带她一起玩烟火,他一口气点燃了不同的烟火,然后拉着她带到他怀中,双双立在花坛边欣赏烟火的美丽;青林市的冬天向来寒风凛冽,吹得时简鼻子通红,但是叶先生的怀抱温暖又安心。小鞭炮在不远处连声作响,时简往后躲了躲,两只手捂着耳朵。叶先生稳住她踉跄的身子,她捂着耳朵,他抱着她。眼前火光灿烂,身后的树挂满了五光十色的彩条。

    外面的广场上也放起了烟火,一声声巨响响彻天际,青林市的夜空如同礼炮流光溢彩地绽放着。时简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亮晶晶的眸光如同盛满了璀璨的烟火,她用唇型对叶先生说道:“我爱你,珈成。”

    叶先生低眉顺眼,眼里深情难掩,嘴唇轻碰自己的妻子脸颊,“我

    爱你,老婆。”

    以及,我爱你,小狐狸。

    ——

    那是很普通的一个午后,书房窗户朝西透着风,窗帘半拉,阳光晒进来有些热,叶珈成靠着椅背睡了半个晌午,睁开眼窗外天色未晚,湛蓝如水。

    又是一晌贪欢。

    “吱呀!”门开了,叶珈成朝着门前的女人微微一笑,然后展开双臂说:“小狐狸,过来。”

    时简怔了怔,然后慢慢地,红了眼眶。

    相爱很长,幸福的后续没有中断。

    七月的尾巴,八月的前奏。时简和叶先生搬回了青林生活工作,一直住在海湾区的别墅。海滨城市舒适别致,两人日子过得比在 a 城还要惬意几分,偶尔斗斗嘴也是,毕竟叶珈成有一招叫作“永远能在老婆说到兴奋的时候吻下来”。比如昨晚时简正说着话,突然鸦雀无声——

    叶珈成深吻完毕,满意地舔舔嘴角;时简瞪眼红脸,_目切齿,“又来这招,胜之不武。”

    哪有胜之不武,明明是兵不厌诈。

    昨晚心血来潮分房睡了一晚,今早醒来分外想念。还没有起来,时简接到了婆婆大清早打来的电话,才知道今天好像是自己……生日啊。

    叶母先祝儿媳妇生日快乐,然后提醒儿媳妇说:“今晚记得回家过生日,妈妈给你做生日面。”

    “谢谢妈。”开心呀,时简掀开被子,美滋滋地换了一件柠檬黄无袖美裙,然后下楼悠荡在叶珈成面前,不经意地臭美给某人看。

    “今天,穿得这么美?”叶珈成目光追着,笑意闪闪。

    时简转过身,矜持地笑着,“有吗?谢谢。”

    叶珈成抿着唇点头,心里暗乐,一副真真想不起今天是老婆生日的样子。两人一起吃早饭,时简托着下巴,瞅了瞅叶珈成,“你怎么还不去公司?”

    “今天不去了。”

    “噢。”收起脸上隐隐约约的小心思,时简又随意地问一句,“为什么?”

    叶珈成:“没什么重要事,就不去了,休息一天。”

    “嗯。”时简低下头,默不作声,继续喝着碗里的粥,慢条斯理。绷不住,叶珈成从餐桌对面弯过身。时简反应过来抬头,叶珈成已经在她的左右脸颊各亲了一下,“生日快乐,宝贝。”亲左脸是因为昨晚他故意同她吵架,亲右脸是更爱她。

    原来还记得啊,她还以为他忘了。时简心里的不满已经少了大半,“……谢谢,老公。”

    怎么会忘了?叶珈成当然记得今天是自己宝贝的生日,为了给时简一个惊喜,昨晚他还待在客卧准备礼物到深夜。老婆过生日,甜言蜜语不能少,陪伴不能少,礼物更不能少。

    生日宴,叶珈成也早已经订好,两个人的夜晚浪漫大餐。

    可惜了。时简告诉叶珈成:“不行,晚上我们要回家过生日,妈妈早上已经打电话和我说了。”

    叶珈成抚额,叹气,他怎么大意地就忘记自己爸妈那边了。很快叶珈成也接到自己母亲的电话,叶母不停地提醒他晚上一定要带时简回家过生日,生日要全家一起过,生日一定要吃生日面等,顺便带个蛋糕回家。叶珈成先是应着,随后遗憾地表示:“好的,那我给时简准备好的生日惊喜只能先算了。”

    叶母:“……”

    很快,时简又接到了叶母打来的电话,叶母笑呵呵地说:“小时,晚上我和你爸好像有些事,所以……”

    时简接着电话,侧过头看向不远处无辜的叶珈成,不用说肯定是叶珈成干的。

    傍晚时分,经过时简严厉批评的叶先生,一手拎着蛋糕,一手牵着老婆回叶家过生日了。没有浪漫的生日之夜,但是有叶母的生日面,和一桌子好吃的家常菜。叶家热热闹闹,还来了一帮给时简唱生日歌、分蛋糕的小朋友。

    饭后,叶父他虽然满意儿子带时简回家过生日,但嘴里还是来了一句:“你那个惊喜之夜呢?不整了?”

    叶珈成抬了下眼皮,倒也不可惜,笑笑道:“明天过。”顿了下,面带春风,加一句,“我和时简,不是还可以过七夕吗?”

    不过很快,时简收到了一份最棒的礼物——迟来的点点,迟来的星光。

章节目录

时间都知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时间都知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