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一场人生一场梦。

    时简复健很顺利,精气神也越来越足,昨天她心血来潮在叶先生面前跳了两下,吓得他连忙伸手扶她。她稳稳立在他怀里,样子得意,叶先生同样惊喜地看着她,眉开眼笑,毫不客气在她左脸颊留下一个吻:“真棒。”

    亲脸颊的秘密,叶先生知道。左脸表示原谅,右脸表示今天比昨天更爱你了。

    叶先生,叶珈成,时简不小心还是会失神。她潜意识不想分开他们,告诉自己叶先生和叶珈成是一个人。有些事,只有是梦,才能释怀。

    书房的书架上还留着她以看过的《我眼中的易先生》,再次翻了翻这本书,看了两页便快速合上,然后将书重新放回书架的原来位置。

    一切,都回归到最初的样子。

    时简没想到在医院遇到一位熟人,“十年韶华”里的老朋友,导致一不留神,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康复中心相邻的旁边楼是独立出来的儿童医院,昨天她同李阿姨一块做了一些曲奇饼干,特意在今天复健的时候带了过来,好分给她住院期间认识的那群孩子。分完饼干下来,她就在儿童医院大厅,看到了张恺,易茂集团首席助理。

    张恺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身穿寻常的休闲服,样子同她印象里有着分的重叠,不过年龄长了。眼前的他,应该还是一位爸爸,像真正《我眼中的易先生》里所提及到的,张恺陪易霈经历易茂风云之后,同一位海龟女孩结了婚,易霈送了大礼,算了算时间,孩子正是这个岁数。

    因为她的一声招呼,张恺转过身,目光落在她身上。尴尬,时简快速改了称呼:“张特助……”

    张恺有些意外,不过很快恢复正常,他当然能认出眼前的女人是谁,虽然他同她并没有正式接触过,不过她醒来的时候,易茂送过去的那束花还是他安排的。

    张恺彬彬有礼地打起招呼:“叶太太,您好。”

    “你,好。”时简嘴角抿着笑意,克制着语气。

    张恺没想到自己能被这位同自己老板一块出事的女人能记住,主动地问候起来:“您恢复怎么样?”随后打量着时简的面容和气色,“我猜您应该恢复不错。恭喜你,叶太太,你和我们易总都是幸运人。”

    是啊,同是幸运人。时简点点头,回话张恺:“我恢复得很好,基本已经康复了。”顿了顿,忍不住开口,“……易总,易先生他怎么样?”

    “谢您关心,易总同样恢复很好,脾气也比以前好了。”作为下属不应该说这样话,不过张恺对时简印象很好,神色不知不觉多了一份朋友之间的亲切。

    人看人都是看眼缘吧。张恺对时简印象很好,她和易总出事之后他还关注她微博。觉得时简是一位性情温暖可爱的女人,她和叶先生真是郎才女貌的夫妻档,没想到今天他和她还在医院先碰上了。本来他应该能第一眼认出她,不过他刚刚同自己儿子说话没注意到。不过这位叶太太,怎么会认识他?

    说来奇怪,据他前阵子观察,总觉得易总可能也认识这位叶太太。易总醒来问了好几次这位叶太太的情况,不过一切只是他无聊的瞎想罢了,易总同叶太太的渊源,应该只是两人同为空难者。事实,如果这位叶太太和易总有交集,肯定也是因为叶先生的关系。这个世界,人和人的交集,总是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张恺旁边的儿子,懒懒地抱着张恺的腿靠着,时不时抬头瞅了瞅。张恺无奈,抱起自己儿子,小男孩打量着时简,小嘴不开心地嘟着。

    男孩有着一双同张恺相似的眼睛,时简不自觉温柔地看着小男孩,面露笑意。十年“韶华”里,她和“张恺”不仅相识一场,还是多年朋友,现在她亲眼看到张恺有个如此可爱的儿子,有些记忆隐隐牵动着那份藏于心的感情。

    就在这时,手机里消息进来,是珈成发来信息,他过来接她了。时简同张恺道别,张恺客气朝她点头,然后让怀里的儿子同她说再见。

    小男孩挥着小手,语气并不开心:“漂亮阿姨,再见吧。”

    时简莞尔,嘴角轻轻上翘:“再见啊。”然后待她一转身,小男孩立马正正经经地同自己爸爸说起了话:“你完蛋了,我要告诉妈妈,看到你和一位漂亮阿姨说话。”

    随后,传来小男孩夸张的哇哇大叫。

    时简回过头,张恺同样回过头,对着她抱歉一笑,然后抱着儿子上楼了。

    外面夕阳刚落,大片晚霞醉了半个天空。时简在医院外面等叶珈成,很快一辆黑色suv停在了她眼前。车窗落下,叶先生正要下车,她已经打开车门,利索上车了。

    “今天复健怎么样?”叶先生询问她。

    “很好。”一点也不谦虚。

    叶先生笑,告诉她一个好消息:“刚刚我和王医生打电话,他告诉我复健疗程可以结束了。”

    “嗯哼,知道。”时简得意,朝叶珈成微微挑眉。

    叶先生咳嗽了两下,继续说:“然后还问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叶先生但笑不语,时简秒懂。莫名其妙,面颊居然有些燥,叶先生轻笑出声,瞅着她的面直接问了出来:“怎么还脸红了?”

    无聊,老腊肉了还调戏老婆,光荣啊。时简扣好安全带,绷不住嘴角轻轻扬起的笑意,突然怀里多了一份热乎乎的袋子,叶先生将一份糖炒栗子放在她手里,“顺路买的。”

    时简看着手里的陈记的糖炒栗子,已经换了包装。记得这家店开在叶先生建筑事务所附近的街道,她没出事之前常常光顾它。

    “事情谈得怎么样?”时简问叶先生。今天叶先生同人谈事,她本以为他会谈得比较晚,所以都说好等会她一个人回家,没想到他结束比她还早。

    今天叶先生和合伙人谈事,主要她和他达成了一个非常一致的决定,准备一起回青林市工作和定居,所以叶先生要着手处理a城一些事宜了。

    “很顺利。”叶先生面上笑意未散。时简剥了一个糖炒栗子,叶先生又侧了侧头,她把栗子肉放到了他嘴里。

    “谢谢老婆。”

    “认真开车。”时简叮嘱。

    “嗯……知道。”叶先生眼睛微微一闪,视线很快回到马路,路过一家水果店,外面摆放着一排榴莲,叶先生放慢车速,询问她:“买一个?”

    “好啊!”

    高彦斐说,她和叶先生现在不只是榴莲夫妇,都要成为连体夫妇。

    suv熟练地倒入天美嘉园地下停车场,旁边停着是她之前开的smart小车。a城交通越来越挤之后,她的车子也越来越小。不过之前叶先生一直不喜欢她开那么小的车,认为不安全,所以只要他有时间基本会过来接她。

    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在恰好的时间遇见叶珈成吧。熄火下车,叶珈成拿着一袋榴莲和一个文件包下来,以及一份嘉宾邀请函。邀请函寄到了公司,叶珈成顺便带了回来。

    尊敬的叶珈成先生、时简女士:

    我们很荣幸地邀请您参加……

    这是一份慈善晚会邀请函。晚会以空难ne8904为主题,专门为空难家属而举办。前几天叶先生接到举办方打来的电话,同意参加之后,今天邀请函便寄了过来,宴会于下月18号,君和国际大酒店。

    时简回到家中,坐在沙发看这份邀请函,发现举办方之一,还有易茂集团。举办地点君和酒店也是易茂旗下的酒店,易霈购重组这家酒店时,她还是他的助理。

    熟悉又陌生的易茂集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时简想着今天碰面张恺的场景,十年韶华应该只是她一个人的记忆吧。

    “大叶小叶小小叶”微博下有一条可爱的评论:“但愿那些空难没有醒来的人,都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继续幸福。”

    时简看着这条热门评论,心底泛着阵阵涟漪,不知不觉,正前方多了一个人。男人一双长腿交叉立着,似笑非笑地瞧着她,似乎在卖帅地把她注意力吸引回来。

    时简假设地问叶先生一个问题,如果她觉得飞机失事的时候穿越了,他会不会认为她精神出问题,然后送她回医院接受大脑治疗。

    “这个……”叶先生似乎为难地想了想,随即哂笑出声,揽住她的肩说,“我有病,好不容易把你从医院接回来,现在终于头脑清醒手脚灵活了,我又要送你去医院?闲得慌么”说完,叶珈成朝她眨了下睫毛,眸子闪着温和的笑意,有着令人心安的情意。

    “那你信么?”时简轻轻开口问,但是没有得到回答,叶先生已经来到露台,正低头观察着露台那些她养的植物。她出事这段时间,这些植物由李阿姨一直好好地照顾着。

    “时简,等我们回青林,将这些家伙们一并带走吧。”叶先生靠着露台栏杆,对她感慨道,“舍不得它们啊。”

    时简看着叶先生,呢喃地应了一声:“噢。”恍恍惚惚,时简觉得刚刚叶先生嘴角一勾,那懒懒散散的姿态,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他十年前的样子。

    慈善晚会,时简选择了一件正式的黑色裙子,搭配亮色丝巾。叶先生挑了与她同色条纹领带,她亲自打好领带,端详了一番:三十五岁的叶珈成同二十五岁的叶珈成,都有着情人那种动人心思,只是不同的,三十五的叶先生,他的浪漫和细心只给了她。

    不会故作让她琢磨不透,而是明明白白地将他的感情全部呈现给她。

    真不明白,明明那么好的婚姻和爱人,以前的她居然还会没有安全感,想想大概是那时候,是她不及叶先生的好。整理好领带,时简踮起脚,在叶珈成的右脸落下一个吻:“真帅。”叶珈成满意极了,对着衣帽间的大镜子打量自己,“是么,难道不是老腊肉了么?”

    有人说,婚姻终将回归到平平淡淡,只是平淡不是寡淡。细水长流的生活里,亦能开出可爱鲜艳的花来,一路繁花相伴。

    时简和叶珈成一块出席慈善晚会。这是一场大型慈善演绎晚会,整个晚会群星夺目,时简和叶珈成携手坐在前排,不远处留着两个位子。她望了望位子,收回目光时,触碰到叶先生投来的视线,眨巴下眼睛。

    叶先生也眨巴了下眼睛,愉快的视线回到前方。

    酒店正上方的休息室,同样有一道视线默默注视着正前方的这对佳人。落地玻璃百叶窗半拉着,男人有一双静水流深的眸子,是那种经历过风起云涌才能蕴藏出的沉静。

    出身尴尬,成长无趣,半生都深陷易茂内斗的漩涡里,易霈承认自己前头人生过得有些无趣。等易茂根基稳固,他已经不是普通男人,也没有了普通男人成家生子那种向往,有外人猜测他是对出事未婚妻情根深种,哪知他早忘了赵家女儿的模样,连同那些外界不知的不好绯闻。他对赵雯雯,爱都没有,何来情根深种?

    从头到尾,懒得置喙。

    至于情字,他觉得它们只是世间浮华表象,甚至还没有名利扎实。美色,他向来不贪,女人,他亦觉得麻烦。那么爱情呢,他渴望过么?或许有吧,只是早已忘却茫茫追逐里。他已经过而立之年,母亲病好之后心心念念就是他的人生大事。那么就找一个值得信任的女人结婚。婚姻,本更适合两个同类人携手相伴,沈闵予就是他遇见的同类人。

    在双方律师确定好结婚事宜,他飞日本准备同沈闵予求婚。求婚是沈闵予额外提出来的要求,他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人和人之间,是否真存在命定的缘分么?机场里,他临时接到电话处理商务推迟登机,与一位匆匆过来登机的女人擦肩而过。女人蹲下身拾她的围巾,秀发在低头瞬间温柔滑落。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回望,眼眸底下一片碧幽静水。

    算起来,这才是他和她第一次见面。只是机场那停留的一眼,又怎预料,她会成为他冗长无趣人生里最鲜亮的一抹颜色。

    那天她掉落的围巾,就是今天她戴的这条……两份回忆温柔重叠,易霈双手相握,心底异常柔软。记得凉风习习的石阶上,她神色无奈地问他,时间可以拨乱反正吗?

    很高兴,他看到了答案。

    休息室门推开,特助张恺走进来,易霈拂袖起身,目光穿过百叶窗往下方静静注视,她终于回到了最爱人身边;而他,多出来的十年记忆,又该如何安置?

    时简没想到还有机会同易霈这样面对面打招呼,易霈先同叶先生握手,她看了看丈夫,叶珈成拿捏恰到好处的社交口吻同易霈交谈,然后介绍她道:“时简,我太太。”

    “你好,叶……太太。”易霈朝她伸出手,语气因为平和显得温柔,而他并不认识她。不像她,手心因为激动都冒出了汗液。

    “您好,易总。”时简伸出了手,手心隐隐逼的汗液证实了她紧张的心情,她适时加一句,“很荣幸见到您。”

    易霈点了下头。

    旁边,叶珈成蜻蜓带水替她解释说:“我妻子向来十分崇拜你,还买过你的传记。”

    叶珈成说得轻描淡写,也将她紧张之情描述得大方明白。易霈微微扯唇,眸光清和,却也陌生。

    他真的已经不认识她。唯一给她相似的感觉,只有他手腕上表,依旧他常年戴着的那块朗格。时简心情有些微妙。遗憾,又庆幸。庆幸十年浮华只是她一个人的梦一场吧,那些荒诞的“过往”,也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记忆标本。所以那些不愉快的感情,也不会给眼前的人白添烦恼。

    事实易霈,本就不应该认识她。

    她没有参与他辉煌的人生,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影响。十年浮华里,她对易霈,一直是负疚的。现在一切都恢复回最正常的人生轨迹,所有事物都没有被她的自以为是打乱。易霈回到她在书中认识的强大偶像,对她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

    时简不知道的,这最好的结局,是易霈送她的最后一份礼物。

    台上代表新生的小朋友表演钢琴独奏,穿着可爱的红色小礼服,琴曲活泼轻快。耳畔有音乐,指尖有余温。记忆翻涌,易霈压着胸臆里流动的情绪。那些鲜活的、陈旧的、遗憾的、庆幸,全都化成嘴角紧抿里的不言不语,掩埋为心底深处的秘密。

    忍不住。视线再一次微微偏转,面带柔和笑意。

    第一次他和她同机,是命运安排的机缘。

    第二次他登上那架飞机,是他最后的争取。

    现在,他终于可以完全放弃,对他来说,这应该也是最好的结局了。

章节目录

时间都知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随侯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随侯珠并收藏时间都知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