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罪孽

    安顿好向遥的后事,那天晚上,向远做了一个梦。她的半生都在披荆斩棘地往前走,义无反顾地往高处爬,但是在这个梦里,却一直在坠落,从寒冷彻骨的高处往看不见的深渊坠落。少年时的艰辛,异乡求学的坚持,初入社会的奋力打拼,婚后的孤零和风光……还有月光下叶骞泽温存的笑颜,那一天海上凄厉的风声,爸妈、向迤日渐模糊的容颜,向遥与滕俊牵着手走远的背影,这一切都如同镂在悬崖上的印记。她下坠的速度如流星一般,来不及将那些浮光掠影的片断再看一眼,便已经一再地错过。

    悬崖上的风与她擦身而过,纵身一跃的恐惧在无止境的坠落后变作了绝望的释然,还有对尘埃落定、粉身碎骨那一个结局的向往……终于,崖底在望,只要再等片刻,沉沉的一声闷响过后,迎接她的就是无止境的自在,她这半生从未体会过的自在。然而,向远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重重跌落在无法意料的柔软中,那感觉就像挟风雷之势打出的致命一拳,陷入了一整团棉絮里,只余无穷尽的怅然。

    向远睁开双眼,看到叶昀澄净无瑕的笑脸。他在崖底,用血肉之躯承接了她的坠落。他的眼睛在看着她微笑,但是接住她的那双手却惨不忍睹,模糊的血肉中白骨森然。

    “不——”

    向远惊叫着从梦中醒来,低垂的窗帷在黑暗中无风自摆,夜凉如水,锦衾寒薄。她怎么能相信叶昀这样纯良的孩子下得了狠手?据说他在十米开外击中了滕俊的头部,一枪爆头。几年的警队生涯他一枪都没有开过,仁慈是他们兄弟俩最大的相似之处,就连看到一只断腿的鸟,叶昀都会心疼上很久,究竟是什么让他无视向遥最后的哀求,完全断了滕俊的活路。

    天亮之后,向远和叶家的律师一起辗转见到了仍在禁闭中的叶昀。出事的那天晚上,滕俊身上被证明并无致命武器,也就是说叶昀和另一个同事的追捕并没有遇到暴力抗拒和暴力袭击,可是他在同事的眼皮底下毫无预兆地开了那一枪。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就连一向器重、他力保他的上司苦苦追问,也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叶昀的回答只有一个:自己当时太过紧张冲动,完全失去理智,甘愿接受任何处罚。此时已经是他被隔离审查第四天,上头已经责令他交出佩枪,暂停职务,至于会不会受到行政处分还要等待进一步的核实和调查,如果事情朝更坏的方向走,他很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不过是四天没见,隔着长条的桌子,两人面对面坐下,恍若隔世。叶昀眼睛里满是血丝,看得出来他这些天他根本就没有好好睡过觉,但身上依旧收拾得很整洁。这样的见面已是破例,向远心底如排山倒海般汹涌难平,可脸上却是淡淡地,问了一句:“还好吧?”

    叶昀缓缓点头,咬了一会儿自己的嘴唇,才说:“向遥没事吧,他知道滕俊的事情了吗……她一定很恨我。”

    想来他这几天与世隔绝,没有一个同事顾得上把向遥的事告诉他,可是他迟早也会知道。

    “恨不恨都不重要了。叶昀,向遥死了。生产的过程中出了意外,她留下了一个孩子,昨天我刚把她的骨灰带回家。”向远的叙述平静如水,泪已经流过了,无谓再重复一遍。

    “死了?”

    叶昀怔怔地重复,有那么一小会儿,期望向远的下一句会说:“我骗你的。”怎么可能死呢?小时候跟他一前一后走过上学的田埂路的向遥,四天前的那个夜晚,哭着说“看在我爱过的你分上”,恳求他放过滕俊的女孩,怎么就死了?可是向远不会开这么残忍的玩笑。

    叶昀的嘴角动了动,平放于桌上的双手慢慢握紧。他没有哭,肩膀却不可抑制地发抖。在他看来很明显的一个事实就是,假如滕俊还活着,向遥未必有事,他的那一枪杀了两个活生生的人。

    “叶昀。”向远朝他伸出了一只手,桌子太长,怎么都够不到他。叶昀却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收到了桌下。他不敢碰她,因为他的手上有擦不干的血,是他把向远唯一的亲人送上了不归路。

    向远何尝不知道叶昀的惊痛,她的心里也有一小片在剧痛下慢慢地溃烂。她的一只手举起刀生生斩下了另一只手,可她能怎么办?死的都死了,活着的那一个她必须要保住,因为已经不能再失去,这是她仅有的,无需置疑的选择。

    坐在一旁的律师得到了向远的一个眼神,会意地起身,先是打了个电话,然后走到门边,对监守着的警察低语了几句。那警察朝叶昀的方向看了一眼,沉默地走了出去。

    “叶昀,抬起头来,把你的手给我……把手给我。”向远知道她的时间有限,已顾不上软言宽慰。她的强硬和坚决让仍没法从向遥的死讯中抽身的叶昀如在梦中一般,缓缓将手伸出来,覆在她的掌心上。那只手冷得像冰,向远反手紧紧握住。

    “你不会有事的。”

    叶昀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审判却有一种听之任之的漠然,“我自己做的事,后果自己负责,有事也怨不得任何人。”

    “但我不会让你有事。”向远看着他的眼睛,口气不容置疑,“你记住,那一枪是逼不得已。那天晚上,你和另一个同事追捕杀人嫌疑犯滕俊到了那条死胡同,滕俊走投无路,反扑上来和你们拼命。他狂性大发地打倒了你的同事,还朝你冲过来,天太黑了,你没有看清他手上是不是持有凶器。你给了他严厉的警告,可是他根本不听,所以你开了枪,或许是防卫过当,但是你当时没有选择。你记住了吗?是他先朝你们扑过来的,你没有选择。”

    “不是这样的。”叶昀困惑地摇头。

    “一定是!”向远斩钉截铁,“因为你的同事已经亲口证明了这一点。你之前所交代的那些,是因为你受惊过度一时没记清楚。你当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和你同事的安全,刘律师会代表你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但是你要相信我刚才说的才是事实。”

    “向远,你……”

    “我说过要让你好好的,就绝对不会让你出事。”

    叶昀难以接受,“可是你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我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不管有什么后果那都是我应得的,我不能按你说的那样做。”

    向远面露凄然之色,“这不是为了你自己,叶昀,就当为了我。”

    两日之后,叶昀结束了隔离审查,在刘律师的陪同下离开警局。虽然枪杀滕俊一事还没有最终了结,叶昀的公职也没有得到恢复,但是他知道向远已经做了足够的努力,打通了各方关节。更何况,滕俊是一个证据确凿的杀人在逃犯,没有任何的背景,叶昀以往表现又一贯良好,上面乐于做这个顺水人情保住自己人,所以他才得以回到家中,暂时恢复了自由。

    叶昀返家那一天,向远什么都没有说。晚上,在那张巨大的床上,他们宛若世界即将毁灭般激烈地纠缠,疯狂地汲取对方身上的温暖,仿佛短暂的抽离便会枯竭而亡。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叶昀不用再到局里上班。他哪里也不去,总是一个人抱着篮球在院子里投篮,一次一次,从早上到晚上,不会厌倦,也不会疲惫。向远回来后,他便兴冲冲地和她一起吃饭,两人绝口不提那些曾经的人和事。入夜,他们在最隐秘的激情后相拥而眠,平静地厮守在自己搭建的一个虚幻的天堂里。幸福就像天上的星星,夏夜里躺在天幕下,觉得它离自己很近,好像唾手可得。

    可惜,向远的睡眠浅,几乎每一个晚上,她醒过来,总会看到躺在她身边的叶昀双眼紧闭,紧咬牙关,一身冷汗地被恶梦追赶。从他的神情里,向远可以想象他在梦中遭遇的恐惧和折磨,他想摆脱,却无力摆脱。可是等到太阳升起,叶昀又会微笑着在她枕边醒来,好像完全不记得夜里死死缠住他的梦魇。

    终于在一个深夜,叶昀大叫着惊醒过来,一身如水洗过似的大汗淋漓。

    向远坐起来,从背后抱着他,感受到他几欲挣脱胸膛的心跳。

    “告诉我,你害怕什么?”她曾经以为,自己不问,他也不提,一切就会在时间的沙漠里慢慢蒸发,但是她大概错了,那场梦魇不肯放过他,他不肯放过自己。

    “血,我梦到了滕俊身上的血,很多很多,像潮水一样越来越多,连我的头顶都没过了,我呼吸到的全部都是血腥味。我张嘴想叫,血就从我嘴里灌了进来。”叶昀大口大口地喘息,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开枪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逃亡的人,滕俊纵然有罪,但是那个晚上,他也不应该送命。

    向远把叶昀的脸轻轻扳了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叶昀,你杀他是不是因为我?”

    叶昀仿佛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深而黑的胡同,水泥的地面上,他们的脚步声急促而凌乱。从向远过去住的小公寓追下来之后,叶昀就一直在滕俊身后穷追不舍,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滕俊逃了,他手上拿着足以毁掉向远和他整个世界的东西,假如今晚让他脱身,那后果更不堪设想。

    小公寓所在的位置虽然并不偏僻,但是四周多是一些旧式的住宅小区,各式的弯道窄巷非常多。滕俊对这里并不熟悉,可是叶昀不一样,向远还住在这里的时候,他曾是这一带的常客。

    滕俊终于被他逼到了一个死胡同,警笛声也呼啸着越来越近。滕俊试着翻过胡同尽头的那堵墙,却徒劳地跌落了下来。身后叶昀已经一步步逼近,他知道自己不是叶昀的对手。

    “你别过来,我坐了牢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会把向远的丑事全部都抖出来,到时谁都不得好过……叶昀,你放我一条路走,我不想坐牢!向遥和孩子还在等着我。”滕俊徒劳地贴着墙往后缩。

    叶昀却伸出了手,“把你说的那段录音交出来。”

    “交出来?然后你们再把我送到刑场上吃枪子?你别做梦了,要不放我走,要不你就等着看向远的下场!你想怎么样,有本事就杀了我,你敢吗?不敢就给我一条路走,逼急了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到时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我再说一次,把东西交出来。”叶昀的手已经按在了枪上,可是皮套却被他手心的汗水濡湿。

    “我也再说一次,你休想。警察的大队人马要来了是不是,叶昀,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身后传来快速靠近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像敲在两个同样紧张的人心头。叶昀忍不住回头,他的同事老王正朝这边追过来。

    “叶昀,别让他跑了。”

    从老王出现那一刻起,滕俊脸上就浮现出彻底的绝望,他知道自己再也走不了了。他所有的不甘和怨恨统统倾注在与他面对面的叶昀身上,是叶昀追得他无路可走,是向远把他逼到了这里,他要两个人都付出代价,就算是下地狱,他也要拉他们一把。

    “你不要后悔!”滕俊诅咒这一切,对着赶来的警察老王大喊了一声,“我有向……”

    他只来得及说到这里,后面的半句话戛然而止。子弹从他的前额穿透,在他身后满是青苔的砖墙上炸开一朵红白相间的血花。叶昀在那千分之一秒里,没有犹豫,没有思考,拔枪、瞄准、射击……弹道精确,一枪毙命,就像他无数次在射击场上取得好成绩一样。滕俊再没有可能说出下面半句话,他在老王愕然的眼神里倒了下去。

    叶昀心中潜伏的魔鬼终于扼死了天使,他早就知道自己心中生长着罪恶的非分之想和贪婪的,痴恋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所以这一刻他屈从于人类天性的自私。就算滕俊说的是千真万确,就算向远真的痛下杀手,叶昀可以不要正义,却不能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爱的人,不能让任何人葬送他刚刚尝到的幸福滋味。他因此犯下了一身的罪,从此夜夜在恶梦中记起滕俊最后大睁的眼睛和不敢置信的容颜,然而即使他再逃不开内心的自我谴责,重来一次,他还是毫不怀疑自己依然会做出那一个决定。

    向远从叶昀的沉默中找到了答案,她以为自己步步为营,原来只不过是命运手里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不管怎么走都是死局。

    “果然是这样,你开枪不是紧张和冲动,也没有昏了头。你是怕他说出不该说的事,所以才杀他灭口。”向远不知道应该可怜谁,叶昀,滕俊,向遥,还是她自己。“可惜你不知道,滕俊身上的u盘里已经根本没有可以威胁任何人的东西,向遥私下把它给换了,就连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杀了他。叶昀,是谁和我们开了这一场玩笑?”

    “换了?”叶昀扭过身来,有那么几秒,房间里安静到令人窒息。叶昀随后弓下身子,把脸深埋在向远的胸前,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那样蜷成了一团。

    “别这样,叶昀,难受的话你就哭。”向远用指节理着他乌黑浓密的短发。

    叶昀摇头,“我答应过你再也不掉眼泪。”

    “忘掉我说的那些话。很多时候,错得最离谱的那个人是我自己,我太固执,其实哭也好,笑也好,爱也好,恨也罢,哪一样强求得来?我最后悔的是不应该把你牵扯进来。”

    “向远,我杀了人。有罪的人会不会下地狱?”叶昀喃喃地问。

    向远抬起头来笑了一声,“那样也好,至少我们在那里还可以相依为命。”

    叶昀的泪水终于决堤,他在向远的怀抱里痛哭失声,如果昨天是罪孽的,那眼泪是否可以将它冲刷干净?

章节目录

山月不知心底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辛夷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辛夷坞并收藏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