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一门八人齐刷刷在我们这边落下,路痴大神最先开口道:“我们青衣一门来晚了,刚才还听帝君在念叨我们,我们青衣一门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说着路痴对着帝君拱了一下手。

    帝君付之一笑,并未说什么,而是专心看我爷爷和将臣的大战。

    王俊辉则是冲上去,对着八个人依次行礼。

    之后,青衣拍拍王俊辉的肩膀道:“我们之前遇到一些麻烦,所以没办法回你的话,让你担心了,不过我们并不是故意不守时的。”

    说着青衣转眼看了看我身边的翎姬。

    不光是青衣,青衣一门的八人,都是用很怪异地眼神看了翎姬几眼。

    看过翎姬之后,青衣一门和帝君,人王一样,没有一个多说一句话的。

    不过青衣一门的八人,却没有在我旁边站立,而是站到了另一边去了,王俊辉犹豫了一下,也是站到师门那边去了,我心中并未多想,换做我,我也是会站过去的。

    王俊辉站过去,青衣道人对着我道了一句:“李初一,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什么意思,青衣道人为什么会忽然说了一句警告我的话?

    难不成我做了什么对不起青衣的事儿吗,这让我忽然一头雾水。

    王俊辉凑到青衣的身边,想问出因由来,却听青衣道:“你不要问了,等李神相和将臣大战结束了再说。”

    青衣的那一句话让我有些不舒服,他们能来,我心里很高兴,也很欢迎,毕竟他们肯定是站在我爷爷这边的,可他冷冰冰的一句话,却让我觉得他好像站到了我的对立面上。

    不管怎么说,青衣一门的人,现在是站在我爷爷这边的,我暂时不用多虑。

    转眼,时间又到了傍晚,这一天的时间里,爷爷和将臣几乎没怎么停,两个人巅峰状态也是终于慢慢过去了,他们出招的时候,已经没有先前凌厉了。

    当然相对于我来说,他们的攻势和防守,还是强的一塌糊涂。

    随着两个人身上的气势开始减弱,仍旧没有分出胜负的意思,我心中的担心也是越来越多了,因为我明显感觉到一点,将臣身上气势减少的速度,要比爷爷慢一些。

    虽然开始的时候相差很小,觉察不出来,可随着时间推移,两个人的气势相差会越来越大。

    本来以为爷爷会因为将臣受伤扩大优势,不想将臣却没有给爷爷那个机会,转眼间,天枰竟然开始往将臣那边倾斜。

    见状将臣笑了笑道:“李义仁,现在怎么说,我这边的优势开始扩大了,照这样发展下去,我的胜面可是比你大多了,女魃给你说了犼的弱点,可是我毕竟不是犼,我是将臣,要赢我,投机取巧可是行不通的。”

    爷爷笑了笑说:“赢你,真本事足以,何必取巧?”

    说罢,爷爷飞快捏动指诀,他身上的混沌之火,忽然“嘭”的燃烧了一下,这次燃烧,让我感觉到爷爷的混沌之火有些怪异。

    我发现,在那混沌之火的边缘有一层薄薄的黑雾,那黑雾正是我熟悉的无尽尸气,我在双泉村的时候,曾经遇到过。

    爷爷,竟然要用尸气了。

    看到爷爷使用招式,帝君和人王忽然微微一笑。

    青衣一门的人却同时脸色凝重,他们好像对爷爷使用尸气,感到很惊讶。

    不等爷爷的招式涌出来,那邛夜忽然道:“简直太过分了,堂堂十段神相,竟然使用尸气,这可是违背天理大道的事儿!”

    听到邛夜的话,人王刘葑祎笑了笑说:“你们青衣一门维持天道不假,可有些时候太过迂腐了,我且问你们,尸气可是天道治下的一种气息?”

    邛夜不说话了。

    刘葑祎继续说:“我来替你们回答,是,人死会成尸,就算不尸变,也会产生一定的尸气,尸气虽然对人有害,可加以控制,便是强大的力量,这就好比我们的道术,不照样可以伤人吗?”

    邛夜不说话了,青衣道人却是笑着道了一句:“道术是道气所化,道气自然存在,不会伤人,此为正道之气。”

    “尸气,自然中也是存在,可如果不加管教,将会主动去害人,此为邪道之气,堂堂人王,不会正邪不分吧?”

    刘葑祎继续笑着说:“道术加以管教可能会害人,这是正还是邪?尸气加以管教,可能不再害人,这是正还是邪?我就说你们太迂腐了,凡是因人而异,切不可武断!”

    青衣还想再说什么,路痴却是拦住青衣道人说:“不要与他争辩,我们与灵异分局不是一路人。”

    在青衣和人王争论的时候,我心里更偏向于人王刘葑祎的说法。

    在听到路痴大神说,青衣和灵异分局不是一路人的时候,我心中“咯噔”了一声。

    那句话,不光是说给刘葑祎说的,也像是说给我听的。

    在青衣门人看来,我距离他们走的那条维持大道的路越来越远,我的做事方式越来越灵异分局化了。

    这是青衣道人刚才警告我的原因吗?

    不对,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我百思不得其解。

    “轰!”

    这个时候,爷爷那沾染着尸气的混沌之火,忽然化为一头巨大的白虎对着将臣扑去,只是那白虎周身包裹着一层淡淡地黑色尸气。

    这神通让我想起了在双泉村遇到的那个间日,他召唤出了黑虎……

    间日的神通是赢勾和犼的魂魄教给他的,爷爷也拥有三分之一犼的魂魄,说不定也会那个神通!

    看到爷爷召唤出的那只白虎,将臣“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李义仁,你竟然用犼的神通来对付我,你是自己没有神通了吗?”

    爷爷看着将臣道:“用你熟悉的神通把你打败,这样不是更有成就感吗?”

    将臣“哼”了一声,直接张嘴吐出一口尸气,那黑色的尸气顷刻间化为一头黑虎,然后对着爷爷的白虎扑咬了过去。

    “嗷嗷!”

    两声呼啸地动山摇!

    黑白两虎撞到一起后,并未直接散掉,而是相互撕咬了起来,将臣的黑虎甚是凶猛,直接对着爷爷那白狐的脖子咬去。

    爷爷的白虎也不是善茬,前爪拍出,直接拍在将臣黑虎的脸上,将其推开,这就让将臣的黑虎扑了一个空。

    两头老虎在空中斗的不分上下,很快爷爷的那头白虎发生了一些微小的变化,白虎身上那淡淡的尸气渐渐凝聚到了其额头上,然后在其额头上化为了一个黑色的“王”字。

    黑王白虎?

    在那“王”形成后,爷爷的白虎气势猛增,直接对着将臣的黑虎撕咬了过去,顷刻间,将臣的黑虎就被爷爷的白虎咬住了脖子。

    “嗷!”

    那黑虎发出一声怒吼,接着“嘭”的一声,身体由脖子的位置开始开始爆炸,黑虎被爷爷的黑王白虎给咬没了。

    将臣忽然愣住了,它看着爷爷道:“你竟然可以改进这种术法?”

    爷爷道:“你知道女魃被三分之一犼的魂魄附体后,为什么会影响她去过地方的气运吗?”

    将臣没说话,爷爷继续道:“因为女魃得到三分之一犼的魂魄,用的术法,多为相术,所以犼的很多术法,都和相术相联系的地方,我将其改进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将臣,你拥有犼的身体,却没有创造新术法的能力,这也是你最失败的地方,也是你不如我们人类的地方。”

    将臣“哼”了一声道:“李义仁,少说这些没用的,你用了尸气,尸气对你的身体肯定有害,我等着你被尸气侵蚀的那一天。”

    爷爷笑了笑道:“你还不明白吗,我的混沌之火,可以完美的驾驭那些尸气,这也是女魃为什么放心把自己和魂魄,以及无尽尸气交给我的原因。”

    接着爷爷开始捏动指诀,那个指诀,我很熟悉,是通天之门的指诀!

章节目录

麻衣神算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骑马钓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马钓鱼并收藏麻衣神算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