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的画像现在几乎京城的警察人手一份了,没有的也已经将那张脸记得滚瓜烂熟,安全部也有很多人悄无声息的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隐秘的搜寻着他的下落,现在他已经被列为了头号恐怖分子,竟然策划了一场如此骇人的恐怖袭击,必然成为现在的头号大敌。

    只是杰森此刻躲藏的很隐秘,想要很快找到他暂时还没有什么可能,此刻不光是张幼刚一家愁,杰森也一样愁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次次的被张幼刚在自己面前取胜,他已经失去了耐心和淡定。

    “回报组织,让他们给我派几个顶尖的杀手过来,哪怕一个顶尖的狙击手也行,这一次我不奢望别的,只要把张幼刚给我干掉,其他人我不管!”杰森在一个四合院的平房里,郁闷的几乎快要发狂。

    京在一旁劝道:“公子,现在的情况对我们也不利,您的父亲让我尽快带您离开,这一次……”京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说道:“这一次还是算了吧…”

    “算了?”杰森气血上涌,本来白皙的皮肤一下子有些发红,怒吼道:“我不管用什么方法,就算是买一枚导弹炸到张家,我也要张幼刚死!”

    京心中涌上一阵无奈,杰森现在显然是在发公子脾气,他已经不能再承受挫败感了,一向以天才自居的他不仅自恋,而且异常的自信,如果他今天预测明天太阳会消失不见,如果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他会恨不得把太阳也炸掉,杰森就是这样一个人,已经自信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一处四合院,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人家,其实这套四合院的主人,是一个很不简单的非政府特工。他受雇于spidr已经超过二十年,这么多年来spidr避开罗斯坦尼家族的锋芒,已经在全世界都拥有了他们的秘密据点和避难所,单单在中国境内就超过十个,躲在这里最起码能保住杰森一个月不出事,所以京也不着急。劝杰森离开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做到的事情,那倒不如让他自己冷静几天。

    总之spidr在杰森没离开之前是不会再派人过来了,因为他们担心杰森的安危,现在他们不敢让任何人再去接触杰森,在他身边的网太大,任何不确定因素都不能使其靠近杰森地身边。

    杰森虽然大发公子脾气,但是手上没人可用,甚至自己都需要像老鼠一样的躲起来,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张幼刚终于从迈克尔那里知道了杰森的身份。但是很遗憾,没有杰森的具体位置,迈克尔的情报网也不可能时刻地对准每一个人。杰森现在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

    “也许他已经走了呢?”苏婉见张幼刚总是为这件事情烦心,忍不住在身边轻声安慰道。

    “不会。”张幼刚摇了摇头。开口道:“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人也许离开了北京。但绝对没有离开中国。”

    苏婉干脆坐到了张幼刚地怀里。搂着他地脖子劝道:“中国那么大。找一个人很难地。暂时找不到他就自己多加小心嘛。想那么多干嘛呢?”

    张幼刚只好冲她微微一笑。点头说道:“说地也是…不想了!”

    “这才对嘛。”苏婉娇声说道:“都好几天没有那个了。先陪我洗个澡好不?”

    事实证明苏婉地媚眼如丝。再加上那极富挑逗性地小动作。张幼刚很难抵御地了。

    张幼刚不得不承认自己地无能。他跟自己地每一个亲人嘱咐。让他们一定一定不要随便出门。尤其是单独出门。如果没有必要地话。尽可能地呆在张家栋地别墅里哪也别去。等这个问题真正解决掉地时候在说。非常时期。倒也没有人有任何地意见。

    本来这几天的气温都有些上升,可是偏偏在今晚来了冷空气,风很大,许多晚上准备出来散步游玩的人都选择了留在家里,慕容嫣和龚此刻在酒吧里面对面的坐着,店里的客人很少。甚至不如服务员多。有些无聊。

    后海也没有多少人还有闲心在这个时候出来,尤其是大风天气。可是偏偏有一个男人,此刻穿着厚厚的帽衫,帽子戴在头上压的很低,让人根本看不见他地脸。

    这个男人在后海边的街道上匆忙的行走着,倒是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这么大的风,是个穿帽衫的人也肯定会把帽子戴上,而且大家都赶着回家,要么是找个地方坐会儿,每个人都行色匆匆。

    那个男人直接到了慕容嫣酒吧的门口,服务员没有在门口迎宾,甚至连店门都因为风大而关上了。

    那男人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这才引起了店里人的注意,服务员虽没看清那人的脸,但是一眼之下也能看出是个男人,单身男人是店里不欢迎地客人,这是慕容嫣和龚定的规矩,所以一个服务员急忙迎了上来,略带歉意的开口说道:“这位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

    话还没说完,那男子突然将帽子摘掉,露出的那张秀美的脸让她竟然一下子看的有些发呆。

    龚很是随意的瞥了一眼,当即也是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还是男人么?皮肤好的让人嫉妒,五官也都秀美到了极致,薄薄地嘴唇没有多少血色,倒是有些苍白地颓废感,长长的头发看似有些凌乱,但却很好地衬托出他的脸型。

    那男人进门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在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然后开口说道:“麻烦给我一杯威士忌。”

    “噢…好的…”那二十出头的服务员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心跳的像是有头小鹿在里面乱撞,慌慌张张的转过身来,这个时候她显然忘了店里的规矩。

    可怕的是龚对这个男人也很有兴趣,这么帅的男人既然进来了,轰人家出去显然有些不太好,龚跟慕容嫣使了一个眼神,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看那个男人…好漂亮啊……”

    慕容嫣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比女人还女人……可偏偏是个男的…”

    “真不错!”龚又偷偷看了他一眼,转过头说道:“说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阴柔的很…”

    慕容嫣调笑着问道:“怎么??你对他有意思啊?”

    “不至于。”龚笑道:“不过第一眼的感觉真的很惊艳啊,我还从来没见有过对男人惊艳的感觉……”

    “那你要不要去跟他聊聊?”慕容嫣笑着问道。

    龚急忙摆了摆手说道:“还是不要了,不太好,再说只是好看而已,又没有其他的什么。”

    “恩…”慕容嫣点了点头,看龚那个意思,她是没有准备要将这个男人轰出去,既然如此,就破例让他在这坐一会吧。

    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显然成了整个酒吧的焦点,只有他一个男人在这,而且还是那么有吸引力的男人,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客人对他也是很有一定的兴趣,果不其然,那男人一杯酒拿到手上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一个女客人便走到了他的对面,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能坐下聊聊吗?”

    那男子微微一笑,有些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在等人。”

    “噢...”前来搭讪的女人脸上难免带着些许的失望,她还以为对方是单独来的,既然别人还在等人,那自己在这凑热闹也没有任何的意思。

    男人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好听,低沉的很有磁性,酒吧里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一下子也就没人再好意思凑上来和他搭讪,而那个男人则仍旧独自一人品尝着杯中的威士忌,不是的用淡淡的眼光打量着不远处的慕容嫣。

    “嫣嫣,那个男人一直在看你哎!”龚压低声音说道。

    慕容嫣忙道:“哪是在看我,明明是在看你。”

    “就是在看你嘛!”龚认真的说道:“他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说什么呢...”慕容嫣换了一个坐姿,不让自己的正面对着那个男人,开口对龚说道:“我对这个男人可没有任何的兴趣。”

    “切

    两个女人交头接耳的模样被坐在不远处的杰森看的清清楚楚,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淡淡,可心里很是愤怒和费解,看慕容嫣的真人也是一个很不可多得的美女,模样、身段、气质,都是上上等,只是为什么这样的女人会喜欢上张幼刚?他妈的,为什么张幼刚身边的女人各个都是极品!?!

章节目录

都市之战地残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博多之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博多之子并收藏都市之战地残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