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探视间出来,陈锌虽然打劫了周长锋的两包香烟,不过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相比周长锋的交代,这两包烟太廉价了。当然也可以说,这两包烟太特么贵了!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这两包烟退回去,不过他不能。因为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他自己自愿提出来的。所以没办法,只好往前冲了。

    回到5号监舍,陈欣直接躺到床上,翘着二郎腿,一双眼睛微微眯着,半张半闭的样子。手像是习惯又像是无意识的掏出烟,但只是把玩着,并没有点上。黑鬼等人见陈欣回来,本想上来开开玩笑,顺便问问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分享,但见到陈欣似乎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也就不敢上前,看见陈欣掏烟的动作也只能在一旁流口水。虽然陈欣说过有烟一起抽,但实际上如果不是陈欣主动散烟,他们是不敢上来拿的,毕竟这个新老大的拳头并不如他的笑脸那么慈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传入陈欣的耳朵。回头看去,就看到黑鬼众人正站在自己2米之外,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香烟,一个个都在猛咽口水。陈欣哑然失笑,这帮烟鬼,至于到这种地步嘛。随手把烟丢过去,示意他们可以随便抽。黑鬼顿时眼冒精光,接过烟盒,并不敢多拿,只给每人都发了一根,然后把剩下的又送回陈欣手上,才退到一边,掏出火柴点上烟,几个人蹲在一块,美美的吸了起来。除黑鬼外,其他人一个个都表情陶醉,好像在吃人参果一样。

    陈欣没好气的问道:“卧槽,你们烟瘾至于这么大吗?”

    “嘿嘿。”大哥问话,自然要赶紧回答,黑鬼不好意思的讪笑着:“锌哥你有所不知,不是因为我们烟瘾大,而是因为在这里,烟这玩意可是稀罕物。平时我们都是一根烟大家伙轮流吸的,这不是因为大哥你赏给我们每人一根嘛,好久没得抽的那么痛快了,所以就显得我们那啥……嘿嘿,大哥见谅。”其它几个人也都讪讪的笑着,但是吸烟吐气的动作却是毫不含糊。

    陈欣来了兴趣,起身走到他们跟前,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蹲下继续问道:“既然是稀罕物,那你们平时这烟都从哪里弄来的啊?”

    “呃,这个……”黑鬼表情有点尴尬。

    “嘿嘿,鬼哥害羞了,不如让我来告诉大哥吧。”是当时第一个挑事又第一个被陈欣收拾的癞子,脸上带着点讨好的笑。

    害羞毛线哇,陈欣不明所以,边诧异的看了黑鬼一眼边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那就你说。”

    得到应允的癞子,顿时有点得意起来,但是在看到陈欣玩味的笑容后又飞快的将那点得意劲敛去。

    “回大哥,是这样的。我们这烟的来源主要有这么几种途径,一是我们自身探监的人送过来的,这个量并不多,因为我们都不是本地人,没什么亲戚朋友来探我们,也就以前外面的兄弟偶尔来看看。”

    “只是偶尔来?”陈锌若有所思:“继续说。”

    “是偶尔来,所以能送进来的烟也不是很多,肯定不够抽,所以我们还有另外的渠道。”癞子故作神秘:“要不锌哥你猜猜?”

    “其他牢犯的上供!”陈锌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几个字。

    “额……你怎么知道。”癞子一副惊为天人的样子。

    黑鬼一巴掌扇在癞子的脑门上:“你个白痴,这有什么猜不到的,古时候做皇帝的接受臣民的上供,在这里做老大自然也会有人上供,这么简单的事谁不懂啊。”

    “可是我以前就不懂啊,还是进来这里跟了鬼哥你以后才懂的咧。”癞子平白挨了一巴掌,也不敢咋样,小声嘀咕着:“锌哥这也是第一次进来嘛,我以为他也不懂的。”

    没成想他的小声嘀咕还是让黑鬼听见了,又是一巴掌过去:“妈了个巴子的,说你是白痴还不信,就你这叼样能跟锌哥比嘛……”

    陈锌看了黑鬼一眼,发现黑鬼也正看着自己,只是短短一秒的对视黑鬼就低下了头,但陈锌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异样。

    事情肯定不止这样,陈锌躺回床铺陷入沉思中。很快,陈锌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第二天下午例行放风的时间。

    陈锌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在太阳下享受日光浴,而是坐在场地角落的一片小树林下,斜靠着一棵歪脖子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人说话。无意中发现黑鬼有些闪闪躲躲的往公厕那边走去。虽然形迹有些不一般,但毕竟是去上厕所,陈锌也没多想,眼睛随意的朝另一个方向看去。

    一个大檐帽刚从办公楼里走出来,只是随意的朝聚在一起的监犯们呵斥了几句,然后一扭头也朝公厕方向而去。看似正常的举动却令陈锌眼睛一亮。这个公厕一般情况下就是监犯们去而已,还从来没发现有管教进去方便过。而这个大檐帽本身刚从办公楼出来不到两分钟,即使要方便也应该是返回到办公楼里去,绝不会去跟监犯们挤公厕。结合刚才见到黑鬼那鬼鬼祟祟的行踪,陈锌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几分钟之后,那个大檐帽首先走了出来,没有在场地停留,直接走回了办公楼,不久黑鬼也走了出来,只是这个时候,结束放风的铃声也适时响起,黑鬼直接走回了监舍。陈锌慢慢悠悠的往回走,他刚才有注意到,从那个大檐帽进去公厕之后,就没有其他监犯在进去过。

    走进监舍的一霎那,陈锌随意的往左右看了看,走廊的另一端,三个监犯也刚好迈入他们的监舍。中间那个人鼻青脸肿耷拉着脑袋,被另外两个人搀扶着,确切的说是被两个人裹挟着半拖进了门。虽然只是那么一撇,陈锌已经认出了被夹在中间的这个人:阿彪。看情形,他在这里面混的也颇为狼狈。

    先他一步进去的癞子见陈锌顿在门口,下意识的也扭回头顺着陈锌的目光看过去。

    “咦?”癞子惊呼一声:“那不是彪哥嘛?他怎么好像被人修理了?”随即又看了陈锌一眼,小声嘀咕着:“难道现在新进来的都这么厉害?不仅我们监的栽了,彪哥居然也栽在新人手里了,真他妈操蛋。”

    癞子的话让陈锌心里一动,一把将癞子推进去,关上门。不久就有管教逐间过来一一清点人数,把监门牢牢锁上了。

    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章节目录

超级司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黑街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街书生并收藏超级司机最新章节